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新闻综述

远程医疗新闻综述

发布时间:2014-09-26 15:01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4年8月28日,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明确了远程医疗服务的定义和内容:指一方医疗机构邀请其他医疗机构运用通讯、计算机及网络技术,为本医疗机构诊疗患者提供技术支持的医疗活动;服务的项目一般包括远程病理诊断、远程医学影像诊断、远程监护、远程会诊、远程门诊和远程病例讨论;要求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要求医务人员向本医疗机构外的患者直接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应当经其执业注册的医疗机构同意,并使用医疗机构统一建立的信息平台为患者提供诊疗服务。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2013年的统计,全国开展远程医疗服务的医疗机构共计2057所。国家卫生计生委制定并发布了该意见是为推动远程医疗服务持续健康发展,优化医疗资源配置,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然而,却在资本涌动的移动医疗界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热议。

 

焦点一: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

 

对于意见中要求的“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其最直接的解读是“医务人员不得私自从事远程医疗服务”。这就是说,医生自己通过互联网或者使用移动通讯方式实施的“远程医疗”,被禁止了。对此,医生、患者、卫计委各自看法不一。

 

虽然,新规出发点是为了规范、监管“远程医疗”,但不少医生认为,远程医疗能够充分体现信息技术在提高医疗服务领域的应用,能够给患者带来切实的实惠,但是这样一刀切的规定将影响患者的利益,规定应更加细化,

 

在《医学界》界友微信群中,医生们对于被禁止开展远程医疗服务意见比较大,还有的医生说“不管卫计委禁止与否,自己都会去做”。

 

武汉一家三甲医院负责人表示,还是需要区分对待的,分病种、分项目。比如常见病、皮肤病等在国外也有开设网络诊所,再比如慢性病管理、社区健康教育、在线处方、网络购药等都是“远程医疗服务”的方向。

 

有患者认为,几款远程医疗辅助系统为自己解决了很多难题,由于是常见病或者是儿科的小问题,往往发几条微信、打几个电话就能解决。虽然总是要付出较高的“咨询费”,但免去了路上颠簸、挂号、排队的烦恼,还可以防止交叉感染,对于小病来说是完全值得花的钱。

 

浙江省省卫计委医政医管处处长王桢认为,“其实,《意见》清楚表示了远程医疗的范围和医生在远程医疗时的职责,所以网络上流传的‘禁止医生开展远程医疗服务’是对文件的误读。” 王桢亦表示,“我们一直鼓励医生在个人微博、微信等网络通讯工具上服务更多的患者,但他们在《意见》之后绝不能在这些工具中对患者的病情作出诊断和开处方。”医生理应扮演好患者的健康咨询师角色。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改医管局医疗与护理处李大川处长说,国家卫生计生委出台的有关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特别强调医生所在的医疗机构将作为远程医疗的责任主体。

 

焦点二: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疗

 

有数据显示,目前已有全国各大城市近百位医生开通微博、微信咨询服务,60%以上来自三甲医院,平均两个半小时就可以得到回复,有的平台收取服务费,医疗咨询单个问题6元至88元不等。也有平台免费咨询。

 

由此看来,《意见》也给了很多正在从事远程医疗问诊服务的APP软件公司当头一棒。如果医生不能远程问诊了,这些平台还能活吗?而春雨医生的负责人张锐表示,卫计委这次规范的主体是“医疗机构”,而不是他们这样的互联网平台。

 

卫计委人士亦对财新记者表示,该意见所指的远程医疗政策主要是规范医院间的医疗行为,针对垂直级别医院(市-县-乡合作)和联合医院(医联体、对口帮扶医院和学术合作医院)而言的。“关于互联网医疗,卫计委会制定专门的文件,但现在互联网医疗发展还没有形成稳定的态势,仍在探索中,相关规定也没法制定,要再等等。”

 

一位地方卫生主管部门负责人对财新记者表示,目前远程医疗尚有技术上的局限,处于安全考虑应该在能进行医疗诊断的前提下进行,以实体医院的进一步检查为准。他表示,进行诊断的医生应该依法合规地行医,医生的执照要得到确认。在他看来,远程医疗值得鼓励,同时还应严格区分通过“互联网”进行的医疗咨询和医院专业的医疗诊断。

 

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国华认为,构成远程服务有三个条件:提供诊疗,开具处方,和获取利益。记者在好大夫在线上看到,医生服务明码标价,15分钟150元至360元不等。至于是否开药方,客服说,可以协商。通过在春雨掌上医生上回答问题,每个月都有勤勉的医生获得上万元收入,远远高于其工资收入。但多位接受采访的医生都口径一致的否认有“赚钱行为”。

 

目前,互联网医疗中的春雨掌上医生、好大夫等著名网站及APP公司,都表示公司的运作乃以“咨询”为落点,严守“不处方”的界限,禁止医生下决定性结论,禁止医生开药方,禁止医生出治疗方案,以次区分“咨询”和“问诊”,规避医疗风险。

 

但实际上,咨询和问诊的界限并非黑白分明,尤其在慢性病、常见病方面,进行咨询的医生往往处于模糊地带,会给出治疗意见。张强认为,一些简单疾病如皮肤病的诊疗可以通过远程来实现。比如美国规定,外观非常明显的皮肤病就可以远程诊断开处方。关键是如何在充分利用远程医疗优点的同时还能确保安全。

 

前述地方卫生主管部门负责人则分析,互联网医疗属于新生事物,和卫计委所指的远程医疗不可避免有交集,法律的边界有待理清,目前还在研究探索阶段,需要国家层面作出清晰的监管规定。

 

焦点三:推进远程医疗服务的发展

 

诺亚舟通过《医学界杂志》微信号发表文章表示,《意见》并没有体现出尊重市场创新。虽然名为《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但按照这个办法,远程医疗只能在“医疗机构”之间开展,这就消解了互联网“跨地域”、“无边界”的优势,要求患者必须到医疗机构中看病,才能进行“远程医疗”,从而阻碍了远程医疗服务的创新机会,也限制了远程医疗服务供方的竞争。考虑到目前公立机构占主流,并无动力去推进远程医疗,《意见》肯定不起对推动远程医疗起到作用。

 

湖南衡阳市中心医院医生伍鸿荣在荆楚报发表文章表示,我们也不能完全忽视网络的力量,需要分类看待。目前远程项目主要包括:远程病理诊断、远程医学影像诊断、远程监护、远程会诊、远程门诊、远程病例讨论等。其大体上可以分为二类,即临床一线科室和临床医技科室。对于临床一线科室,不亲身进行检查必不可少,临床风险较大,应当加以禁止。而对于临床医技科室,比如说远程病理会诊,其几乎不需要进行亲身检查,依据现行的病历资料和切片,加上现行的相当成熟网络数字切片技术,完全是可以进行远程诊断。对于此类不应当加以禁止。

 

李大川亦明确:有关远程医疗服务意见的通知里面也提到,各地在执行过程中遇到的情况、问题,可以向卫生计生委意见医管局反映,我们会收集群众和各地这方面意见和建议,适时的来修订完善有关远程医疗服务的管理规定,做到既能够保证医疗质量、医疗安全,保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也能够充分利用好信息技术在医疗服务积极作用。

 

 

本文编辑来源:

  • 国家卫计委网站,《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的解读

  • 中国广播网,卫计委回应禁止医生私自远程治疗:将适时调整规定

  • 中国经济网,卫计委禁止私开远程医疗惹争议 互联网看病该怎么管

  • 荆楚网,伍鸿荣:私自远程治疗不妨先分类再禁止

  • 浙江日报,远程医疗有新规

  • 财新网,卫计委:禁止医生私自远程医疗 互联网医疗路断

  • 长江商报,看小病“聊效”好 远程医疗不应一刀切

  • “医学界杂志”微信号,透视卫计委《远程医疗意见》

  • 中国广播网,卫计委叫停远程问诊 在线医疗平台回应:是误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