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新闻综述

三明公立医院改革新闻综述

发布时间:2014-09-09 17:26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福建省三明市自2012年2月自行在全市范围内推进公立医院改革,短短一年多时间,不仅将医保基金扭亏为盈,还创造了诸多全省乃至全国的“率先”措施,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自2013年以来,国家部委、各地市纷纷赶赴三明调研考察。

 

2014年4月4日,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在北京召开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三明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市医改工作协调小组组长詹积富代表三明市市委、市政府在福建省分会场参加会议,从四个方面对三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作了经验介绍:

  • 在推动医疗改革上,实行药品零差率改革,建立院长考核评价体系并实行医院院长年薪制,建立医院内部考核评价体系并实行医生(技师)年薪制,实施单病种付费改革;

  • 在推动医保改革上,实行门诊就诊报销制度,从医保基金中预拨一个季度资金作为周转金,将原自付的门诊挂号费、诊疗费、注射费合并为诊察费;

  • 在推动医药改革上,实施药品限价采购,对药品集中采购中标目录中129个品规的辅助性、营养性等药品,进行重点跟踪监控,完善中医药医疗保险政策,中药费用由医保全额报销;

  • 在推动体制创新上,将医药卫生、劳动社会保障等工作归口同一个副市长分管,加强统筹协调,对县级公立医院院长实行市卫生局和县级政府双重管理,整合医保经办机构,组建“三明市人民政府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隶属于市政府,暂由市财政局代管。基本医保基金实行全市统筹。

 

2014年5月,三明市被列入国家卫计委公布的第二批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名单。

 

2014年6月13-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财政部在福建省三明市联合召开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座谈会,中央编办、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司局负责同志以及来自全国30个省(区、市)、34个公立医院改革国家联系试点城市的代表参加了会议,并实地考察福建三明市部分公立医院。

 

改革成效显著,好评如潮

 

国家卫生计生委体改司司长在6月13日举行的“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座谈会”上表示。“三明市公立医院改革综合性强,体制机制有创新,关键环节有突破,打出了组合拳,产生了叠加效应。三明市公立医院改革具有借鉴和推广意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江宇发文表示,三明的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触及了公立医院的核心体制机制,打破了药品流通使用环节的利益链,扭转了院长和医务人员的激励机制,强化了政府对公立医院的管理监督。虽然改革时间不长,但已经取得明显成效,药品费用显著下降,患者负担相对减轻,医院收入有所增加,医生收入增加较多,社保收支恢复平衡,出现患者、医生、医院、政府多赢的局面。

 

财政部社会保障司在公开发布的《福建省三明市公立医院改革调研报告》中,亦表示,三明公立医院改革之所以能够取得“三方共赢”的效果,首先在于下决心推进体制机制综合改革。坚持了“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创新措施涉及管理机构、人事薪酬、药品、医疗、考核、监管等方方面面。其次是敢于向改革要红利、突出关键环节。抓住了药品回扣这一关键问题,下决心斩断“以药养医”利益链,下决心保障医院和医务人员的合理待遇,这一“斩”一“保”,调动了各方面的积极性,并创造了改革红利。再次在于其强有力的组织领导和凝聚共识、敢于创新的改革团队。

 

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钟东波接受新华网福建频道记者专访时,给予了三明市公立医院改革高度评价。他认为,三明的改革有三大亮点:第一个亮点是抓住公立医院改革的真正问题、核心问题,就是人的激励约束机制问题,其中包括“两个人”,一个是院长,一个是医生;第二个亮点,三明解决了很多地方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是部门统筹形成合力的问题;第三个亮点是思想认识问题,三明改革解决了思想统一、知行合一的问题。

 

钟东波表示,在中央政策指导下,各地公立医院改革都作了很多制度、管理、服务方面的创新,各有特色。但只有三明抓住了最要害、最关键的问题,牵住了牛鼻子,实现了突破。这个牛鼻子,就是院长和医生的激励约束机制。

 

钟东波认为,三明的做法代表了我国公立医院改革正确的方向,也就是说,他不认可一些人提出的三明的做法具有特殊性,只有三明才可以实施。我们要珍惜三明公立医院改革的经验,普遍地学习借鉴,普遍地推广实施。

 

压力与质疑并存,推进艰难

 

财政部社会保障司的调研报告分析指出,由于部分改革措施是三明市“单兵突进”的,省内国内其他地区还没有同步进行,导致三明市公立医院也面临陷入“改革孤岛”的压力。

  • 一是面临部分药品无药可配的窘境。由于三明市规范了药品招标采购和医生用药,挤压了药商尤其是药品流通环节的利益,导致尽管其提高药品配送费用,但药商仍有意绕开三明市场,造成部分药品无药可配的窘境。有的药商还利用各种关系给政府施加压力。

  • 二是面临医生尤其是骨干医生人才流失的困扰。三明市虽然实行了医生年薪制,提高了医生的收入,但因其他地区对医生收受药品回扣的机制没有改革,医生仍可通过药品回扣获得的高收入,从长远看可能会导致部分骨干医生可能出于现实利益外流。

  • 此外,信息化建设滞后也影响医改进展和工作效率。三明市医疗卫生信息化建设相对滞后,目前对公立医院的管理和考核主要依靠行政命令和人工管理的办法,难以做到过程监控、实时监控,很难防止个别医院为了完成考核目标而弄虚作假。

 

陕西省山阳县卫生局副局长徐毓才在《中国县域卫生》发表文章,对三明的改革提出质疑,认为其有众多“致命伤”。

 

首先,政府责任不够明确。从三明改革的媒体报道看,主要采取的“三打破、三监控、二控制、一落实、四率先、三推进”等具体措施,仅仅针对“医疗机构”,而具体到政府有关部门的投入(除基本建设)、编制、人事、物价、药品采购等方面鲜有动作,对于医务人员更多的是加强管制,而对他们普遍关注的多点执业,老百姓关注的社会办医等也少有突破。因此,看起来三明医改更像改医。归根到底,政府办医责任不落实,改革恐难成功。

 

其次,医疗服务价格没有提高。三明改革的初衷只是“控费”,采取的手段主要有挤压药价虚高水分、推出了院长、医生(技师)年薪制、政府全面负责公立医疗机构基础建设和大型设备购置。从实践经验看,仅仅通过这么几下子,很难真正保障医疗机构正常运转,医疗费用也难以真的降下来,因为一家医疗机构的营利能力很有限,在医疗服务价格特别低的情况下不可能大幅度增加。

 

有报道称,“三明22家医院改革前2011年的医务性收入只有6亿7千万,而改革两年后的2013年医务性收入增加到12亿4千万”,在医疗服务价格没有大幅度提高的情况下,是凭什么实现两年翻倍的?是否涉嫌过度治疗与重复检查?

 

第三,医务人员是否能够承受。三明医改最吸引眼球的就是院长、医生年薪制。无疑,年薪标准的提高,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实力强的欢欣鼓舞,实力差满是担忧。据报道,一些规模小、业务收入低的医院的医生就觉得,年薪制更多的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第四,药品跟踪监控是否能够挤压出药价虚高水分。对药品进行跟踪监控并不是三明的创举,很多医院都采取了很多办法,包括对重点药品进行跟踪监控,对超常药品实行降价、停药等。然而,收效甚微。其根本原因是药品价格是通过招标决定的。三明市在跟踪监控的基础上建立企业黑名单制度,是否真的能够挤出药价虚高的水分值得怀疑。

 

第五,医保基金重在运行而不在管理。三明成立了市级统一管理的三明市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作为市政府直属事业单位,暂由市财政局负责管理。医疗保险基金是要花掉的,怎么花,才能让群众满意,医疗机构满意,这才是根本。医疗保险基金重在科学运行,而不在管理。而对于运行,恐怕财政部门不在行,因此财政部门管基金恐怕欠妥。

 

钟东波亦表示,当下三明的改革仍需进一步推进。他建议,首先需进一步地理顺医疗行为,明确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功能定位,把改革的利益机制创新的好处充分释放出来。其次,应该给三明政府部门以及公立医院更大的管理权力。他认为,在理顺了激励机制之后可以把药品、耗材的采购权,下放给三明,下放给三明的公立医院。另外,至少福建省的改革应该加快推进,避免先行改革者受到过大压力,避免出现改革洼地效应。

 

现在三明的改革,让老百姓得到了好处,政府也尝到了甜头。但是它确实是明显减少了医药流通企业不合理的利益,面临医药企业的抵制。钟东波建议,在福建省内加快推进改革,形成共同氛围和环境,改变医药企业的激励,推动其回归到合理的生产、营销行为上来,引导、维护医生合理的价值导向,防止医务人员的外流。

 

本文编辑来源:

  • 三明日报,三明市在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作经验介绍

  • 中国经济新闻网,对福建三明公立医院综改探索的思考

  • 中国投资咨询网,三明激荡公立医院下一步改革模式

  • 国家卫生计生委,在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的发言——福建省三明市人民政府

  • 新华网福建频道,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钟东波:三明公立医院改革代表正确方向可推广

  • 中国财政,“三医”联动 向综合改革要红利—福建省三明市公立医院改革调研报告

  • 中国县域卫生,徐毓才:三明医改的“致命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