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新闻综述

从安徽卫计委公布“不需要输液清单”说起

发布时间:2014-09-09 11:54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事件

 

8月18日,安徽省卫计委下发《关于加强医疗机构静脉输液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了包括24种内科疾病、18种外科疾病、7种妇科疾病、4种儿科疾病在内的53种常见病和多发病一般不采用静脉输液,确需输液的应附情况说明。

 

此外,为规范医疗行为,通知还要求该省各级各类医疗机构遵循“能口服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的就不静脉注射”的用药原则,加强对医师培训和指导,只有在患者出现吞咽困难、严重吸收障碍(如呕吐、严重腹泻等),以及出现病情危重,发展迅速,药物在组织中宜达到高浓度才能紧急处理这三种情况下才使用静脉输液。安徽省将定期开展静脉输液处方点评,以及对医疗机构进行随机抽查,并将检查结果向全省进行通报,并纳入对各地的目标考核等方式确保政策的执行。

 

该通知的发布,是对《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做好2014年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办医函〔2014〕300号)有关要求的具体贯彻和执行,但其通知附件中明确列出的53种一般不用输液的疾病清单,引发了行业内外各界人士的热烈讨论和关注,一时间“不需要输液清单”在网络上转发得沸沸扬扬。

 

医生看清单

 

“不需要输液清单”引起了整个社会对输液问题的再度关注。这些疾病是不是真的不需要输液?为何提倡减少输液?各大媒体的记者纷纷采访相关科室专家求证。

 

“从临床上来看,这些疾病大部分情况下都不需要输液,不需要使用抗生素。”东莞市第五人民医院药学部主任黄卫娟说。

 

“一般能简单治疗的不建议患者静脉输液。”郑州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董善京表示,静脉注射对人体静脉组织有一定损伤,如果患者发生过敏或其他不良反应,处理起来有危险性。

 

对于体表一些小肿块的切除,如果患者没有出现明显的红肿热痛及体表感染,术后可以不输液。“一些病人就诊时会要求输液,甚至还自己开药方,我们解释起来比较困难,希望媒体多宣传一下。”董善京介绍,若患者本身抗感染能力较弱,外科手术后还是要使用抗生素的。

 

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王凯介绍,严格说,门诊上这几种疾病的确可以不用抗生素。针对手足口病和疱疹性咽峡炎,王凯坦言临床上患儿病情千差万别,90%的手足口病患儿会建议吃药,疱疹性咽峡炎无发热、血象不高也建议吃药,“但孩子发烧或有合并性感染的要输液,儿科疾病发展多样变化快,对于一些混合感染的患儿也要输液,由患儿的情况决定。”

 

“虽然南京目前还没有类似的名单,但是在治疗这些疾病时,我们也是尽量避免给患者输液治疗。” 南京市儿童医院内科主任医师王凤鸣介绍,“这些病都是在发作初期,还不严重。这种时候,我们会给患者开口服药进行控制,尤其是儿童。”如果初期就输液,是有一定风险的,尤其是儿童,容易发生过敏反应。

 

专家表示,输液在医学上属于侵入性操作范畴,等于一次小手术。注射液中的不溶性微粒进入血液循环,极易出现肺肉芽肿、肺水肿、静脉炎症和过敏反应等。因此,静脉输液是公认最危险的给药方式。专家表示,如果患者肠胃功能正常,口服药物应是第一选择。

 

中国执业药师协会主任药师、原卫生部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委员周筱青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输液相对口服等方式在治疗手段上是一种改进,但风险也更大,因此采取输液这一治疗方式时,首先考虑是否需要,如果不是十分必要,就不提倡使用。周筱青指出,2012年注射引起的不良反应/事件占56.7%,其中静脉注射给药占53.5%,在过敏性休克导致患者死亡病例中,85%以上为静脉给药。

 

事实上,80%的病人都不需要输液,不需使用抗生素。不过,是否输液、是否使用抗生素不能太过强求或固化。“人的个体性差异很大,主要还是根据临床指征来判断。” 东莞东华医院普外科主任李君久说,同样以体表挫伤感染发炎来看,有些人可以不吃药,但是,有些人抵抗力差,可能会出现全身严重性感染,出现高热,这时就要输液,要使用抗生素。

 

不少医生都表示,患者个体化差异比较大,不应一刀切,且诊病开药是学术范畴问题,用行政手段来加以限制其实不妥。

 

业内看新政

 

抗生素的滥用一直备受关注。2012年,号称“史上最严限抗令”出台,通过对抗生素分级管理、限定医院使用上限以及明确医生使用权限等方式,对抗生素使用进行限制。不少抗生素企业的业绩受到极大影响。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安徽省的新政从病种入手切中要害,预计将会大大限制抗生素尤其是抗生素注射剂的使用,进一步扩大“限抗令”的威力。只是,该业内人士也表示,安徽省此次出台的政策打击精准,但是未确定静脉注射在处方中的使用比例,这可能会影响政策的推行效果。

 

此前,在“限抗令”中,中药抗生素并不在限制的范围内,很多中药类抗菌药物获得大幅度增长。在临床使用过程中,很多中药注射剂都是和西药一起搭配使用,而安徽省限制大输液的使用也将给搭配销售的中药注射剂的销售带来影响。

 

此外,安徽省卫计委还明确无特殊并发症的脑血管疾病的一、二级预防(脑血管疾病的非急性期)应不用注射剂,这对主要针对心脑血管的中药注射剂销售产生影响。

 

国泰君安医药研究在对该事件的点评中亦表示:

  • 从中长期来看,对输液治疗的限制,提升用药合理性+控制不合理医疗费用增长是大趋势;

  • 作为医改的先锋省份,安徽省历来走在政策的前列(之前也有省份对输液有指导性政策,但是不如安徽具体),安徽的方案有可能会被部分省份借鉴学习;

  • 目前安徽省方案限定的范围只是门诊和急诊治疗,主要影响的是门诊输液品种,对住院品种暂无直接性影响;

  • 在现有利益格局下(注射液是重要利益品种)和国内病人长期形成的用药习惯(愿意通过输液快速治愈),政策的执行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 若该政策铺开,对行业影响主要是结构性变化,输液被限制后,作为对输液类品种的替代,价格较高的口服品种或者可肌注品种有望获得处方量提升。

 

清单应推广 执行需监管

 

一位名为何利权的作者在半岛都市报发文表示,安徽省卫计委将“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的原则,细化为“53种不需要输液”的疾病清单,无疑向患者提供了一份“看病指南”。倘若患者对什么样的病情不需要输液一清二楚,那么医生开出的每一份输液处方,都有可能面临患者的审视,如此将对医生行为形成约束。同政府部门晒出“权力清单”利于民众监督一样 ,安徽省卫计委晒出“疾病清单”,也有利于患者监督医生职务行为。

 

郑州晚报在报道中表示,“不需输液清单”并不具有多少专业性,几乎是一种常识性的普及,然而“输液大国”的现实中,却有着极为重要的导向作用。要解决时下过度医疗的问题,除了要规范医院和医生的行为之外,如何让公众成为“业余专家”和“体外监督者”,让其掌握应有的常识就成了当务之急。于此而言,“不需输液清单”为规范就诊提供指南,其最大优势恰在于更加通俗易懂,无疑也成了普及常识和标准的一把利器,值得完善和推广。

 

新华日报表示,在对这份名单给予充分肯定的同时,要求一名普通患者一个不漏地记住这53种病症,显然不现实。所以,避免抗生素的滥用,主要还得从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入手,而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患者的身上。要想避免抗生素被滥用,关键还得依靠医疗主管部门对医疗机构,尤其是民营医院和私人诊所的严格监管,需要建立完善的监管和问责制度。

 

本文编辑来源:

  • 每日经济新闻,安徽推进“最严限抗令”:53种常见病禁止输液

  • 广州日报,安徽卫计委列清单53种病征无需输液

  • 南方都市报,为什么“53种病不需要输液”?

  • 中安在线-新安晚报,省卫计委出台规定 53种常见病无需输液治疗

  • 国泰君安医药研究,点评简析安徽静脉输液管理政策走向

  • 中原网,53种病不需要输液网上热传 看看你滥用抗生素了吗?

  • 扬子晚报,安徽卫计委公布不需输液的 53 种疾病

  • 新华日报,“不需输液”更需监管到位

  • 郑州晚报,不需输液清单”为规范就诊提供指南

  • 半岛都市报,“不需输液清单”应推而广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