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新闻综述

互联网医疗新闻综述

发布时间:2014-08-21 11:37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微信实战派营销专家子君曾明确过两个概念:医药互联网和互联网医药。医药互联网是以互联网为中心,医药人采取互联网方式来进行操作;而互联网医药是以医药为中心,互联网人以新的思维方式进军医药行业,二者的主体不同;医药互联网,是站在医药的立场将互联网的技术、手段应用在我们药企的内部管理、外部营销各个方面。

 

方正证券在《互联网医疗深度报告》中重新梳理了互联网医疗价值链,给出了互联网医疗的全景图:互联网商业模式存在于就医全流程的各主体诉求之中,主要包括患者、医生、医院、药企、险企5大角色,越刚性的需求,越容易产生合理商业模式;从患者角度,能被互联网化的环节包括:健康管理、自诊、自我用药、导诊、候诊、诊断、治疗、院内康复、院外康复(慢性病管理);从医生角度,可以借助互联网满足:提升收入、扩大知名度、论文研究、降低医患矛盾、持续跟踪病例等;从医院角度,互联网医疗更多结合医院信息系统一同提高医院运行效率,缓解运行压力;从药企角度,互联网医疗从精准营销和辅助研发两个角度带来价值;从保险公司角度,互联网医疗可以协助其更精准定价,节约支出。

 

近年来,互联网以各种形式渗透进入医疗行业的各个环节之中,不仅带来医疗市场环境的改变,亦将颠覆传统医疗行业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巨头进军医疗界

 

2014年5月28日,中国阿里巴巴旗下支付宝对外公布“未来医院”计划。

 

根据这一计划,支付宝将对医疗机构开放自己的平台能力,包括账户体系、移动平台、支付及金融解决方案、云计算能力、大数据平台等,以帮助医院建立移动医疗服务体系。按照该计划,医院入驻支付宝钱包的“服务窗”后,用户可以在线完成挂号、候诊、缴费、取药,甚至医患互动。也就是说,看病前患者可以像淘宝一样先在线上选择同医生互动,看完病还可以给与“好、中、差评”。5月30日,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成为支付宝钱包“未来医院计划”的首个试点。7月底,支付宝方面对财新记者透露,除了目前已经上线的6家医院之外,在全国主要城市已经近50家的三甲医院与支付宝达成类似的合作意向。在未来,支付宝还会开发智能候诊、WiFi服务与室内导航等功能,进一步完善移动就诊流服务。

 

7月10日,阿里巴巴宣布手机“淘宝”和支付宝钱包启动“药品安全计划”。只要使用APP扫描市面上任意药品包装上条形码和药品监管码,就能获得该药品的真伪提示和功能信息。

 

而国际巨头谷歌、苹果等亦通过建立软件平台、开发可穿戴设备布局移动医疗。

 

谷歌推出谷歌眼镜(Google Glass)积极开发临床应用,并与全美范围内的医生合作,将配有这些应用的谷歌眼镜推荐给他们。配备了临床应用的谷歌眼镜对医生来说好处很多:它几乎解放了双手,医生在诊疗时佩戴不会显得突兀,能轻松地访问有关新药或病历等信息,还可以使用谷歌眼镜拍照、录制会诊或手术时的视频。

 

苹果在今年的WWDC 2014上发布了健康监控平台HealthKit,并与西奈山医院、克利夫兰诊所和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以及医疗公司Allscripts等探讨与其健康监控平台HealthKit的合作可能。

 

互联网医疗改变患者就医购药习惯

 

随着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如好大夫、春雨掌上医生等医疗服务应用逐渐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和使用。患者可以通过这些服务应用进行在线问诊,同时满足其术后恢复、慢性病调理等需求,不仅不用排队,还能在这些服务应用上找到全国各地大医院的医生免费问诊。重庆市某大型公立医院儿科医生赵岩今年初加入“春雨掌上医生”。她说,病人有些问题是共性的,并不是非要见到本人才能解决,移动医疗APP打破了地域限制,能有效弥补我国优质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的问题,是缓解‘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希望。”

 

2014年,出现了一系列对医药电商利好的政策风向,推动了医药电商的迅猛发展。截至7月31日,有227家网上药店获取 《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C证。据最新数据统计,2013年中国医药电子交易规模达42.6亿元,与2012年的16亿元相比,增长166%。而2014年5月发布的《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提及处方药网上销售的放开,更让各个医药电商看到巨大的商机。开心人网上药店负责人梁永强告诉记者,目前的模式下,患者处于被动用药的状态,网售处方药一旦放开,患者可根据医生处方自行查询并对比,包括药品厂家、价格等,信息更加透明,患者有选择的权利。另外,有些药品具有隐私性,网购也利于保护患者隐私。“如果完全放开,药品行业竞争会更加激烈,我估计会使药品价格下降20%左右。”

 

互联网医疗发展面临种种挑战

 

虽然支付宝的“未来医院”计划将为传统医疗环境带来不少好处,从宏观上看,前景似乎很美好;但从微观角度,也将面临着一些前所未有的挑战。首先,从国内医院的信息化水平来看,参差不齐严重,大多数医院的信息化水平相对比较落后;并且很多医院HIS(医院信息系统)和LIS(实验室信息系统)来自多家开发商、标准不统一。其次,医保、商保是支付宝需要攻克的另一个障碍。当前使用医保卡还无法对接支付宝,要打破医保的规则,可能需要很长的过程。此外,改造成本较大,这也是医院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

 

虽然互联网已开始发力渗透医疗行业,此前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导史仁杰亦曾建议,应引入类似“淘宝”等民间流行的评价体系来考核医院、医生。但是,互联网彻底进入医疗医药行业,还是有一定难度的,这需要整个产业链同步改变,实现协同。

 

方正证券总结了数十个国内外互联网医疗企业案例,给出了“四句真经”准则:(1)人性刚需是盈利基础、(2)数据决定发展空间、(3)社群带来流量沉淀、(4)整合线下服务链是竞争壁垒。基于此,进一步,他们看好专业医疗移动互联硬件、医患互动软件,不看好当前绝大多数智能手环等穿戴设备、泛健康管理软件。

 

互联网医疗服务应用也存在很多的问题。“如果用于了解疾病预防方法或普及医疗知识,移动医疗APP效果明显,如果用于疾病诊疗,则存在误诊风险。”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血液科副主任高蕾说,疾病具有复杂性,且病人个体差异明显,诊疗需要望、闻、问、切,并以专业仪器辅助,否则很容易出现误诊耽误治疗。互联网医疗产业在政策法律监管方面也还缺乏。有的应用软件为在线解答的专家标明了工作单位、姓名、专业等信息,但不少软件的专家信息不全。另外,还存在患者维权难的问题。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谭启平建议,我国宜借鉴美国的相关经验,通过出台相关政策和完善现行法律法规,对移动医疗产业的审查、备案、医生资质、医疗纠纷处理、消费者维权等问题予以明确、细致的规定,改变移动医疗产业野蛮生长、鱼龙混杂的现状。

 

对于医药电商而言,虽然看似前景美好,其实生存难题不断。目前全国运营的比较好的网上药店只有40家左右,开网店巨大投入令药店望而生畏。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则认为,受国家政策、消费者购药习惯以及运营成本等因素影响,整个医药电商市场还处于蹒跚起步阶段,医药电商的发展可谓步履维艰。

 

然而,互联网渗透进入医疗行业,是互联网发展自然演进的必然阶段。互联网医疗的发展除了需移动互联网发展、智能终端普及、传感器技术进步、互联网基础设施改善等支持外,还需医疗产业链的整合与协同。互联网医疗是未来医疗健康服务业的必然趋势!

 

本文编辑来源:

  • 通信信息报,支付宝推“未来医院” O2O造梦在线医疗

  • 财新网,支付宝“未来医院”圈地 拟绑定50家医院

  • 方正证券,互联网医疗深度报告

  • 通信信息报,网上药店陷生存难题 盲目跟风命悬商业模式

  • 新华网,移动医疗:一把双刃剑

  • 39健康网,医药电商:网售处方药价格或降20%

  • 每日经济新闻,医药电商行业调查:网上药房难上演电商神话

  • 中国经济网,移动互联网 让医疗开启移动时代

  • 生物谷,苹果欲与医疗机构合作HealthKit移动医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