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新闻综述

基本药物招标采购新闻综述

发布时间:2014-08-11 13:56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本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4年是医药行业万众期待的招标大年,现在这一年时间已过半,各地基本药物招标工作推进的缓慢程度超过市场预期;而各地招标模式各异,普遍的不公平现象引生众多乱局。

 

基本药物招标采购进程与新思路

 

目前,北京、青海、山东、上海、广东、宁夏等多个省市的新版基药招标已出结果,湖南、安徽正在进行基药招标,湖北和陕西发布基药招标征求意见,河北也于本月15日公示了2014年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文件。

 

无忧招标本月初发布的2014年各地药品招标情况与分析表示:

  • 广东基药标踉踉跄跄走到了201406轮,虽然屡遭吐槽,也导致内勤工作陡增和工商医脱节,然而仍在坚定地推进。但是从各省后续发布的招标方案来看,广东药交所模式并未受到行业的认可和追从。广东基药标考验的是联合围标的本领,据可统计数据显示,第一轮与第二轮相比,同品规同企业数据平均降价率为0.58%,其中 79.58%中标价未变。第二轮与第三轮相比,平均降价率为 0.54%,其中 81.03%中标价未变。第一轮与第三轮相比,平均降价率为 0.76%。大部分企业两次中标的价格未有变化。

  • 安徽基本用药招标透露了许多政策信号:1)共1118个品种,涵盖所有的国家基药品种,其他目录内的非基药品种也会受到保护,而不在这个目录内的品种就只能望洋兴叹了。2)与建立《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目录》的国家政策不谋而合,具有超强的预见性,并引起福建省的效仿,医改前沿名副其实。3)可以预见非医保品种今后的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少。从安徽公示资料审核结果可以获取众多的信息:1)竞品2013年的销售额,这是首次曝光哦;2)竞品的质量类型,由此可知分组情况;3)确定委托生产的无菌药品不能报名;4)抓紧时间计算技术标得分吧,预计近日就会报价。

  • 上海基药招标特色鲜明,是唯一一个非基药不需要竞价就可以中标的省市,唯一一个没有产品落标的省市,唯一一个没有质量评审的省市,限价成为这个项目最最关键的制约因素。这种招标的模式比较宽松,同一品规所有厂家都中标,这引入了完全的市场竞争机制,但是由于没有二次议价的过程,医保控费将成问题。

 

6月4日,卫计委发布《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采购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了分类采购管理的思路;国家卫计委药政司有关负责人此前亦强调采购的新思路:除充分竞争品种采取传统的“双信封”评标方式进行,其余品种可以通过谈判、直接挂网、定点生产等不同形式分类管理。河北公示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文件体现了国家卫计委招标分类管理思路的贯彻实施,对各类药品给出了更具针对性的采购办法。不过,这个思路会否成为后续省市的模板,需要国家有更明确的导向。

 

据招商证券研究所预计,卫计委关于招标的指导性文件有望在3季度出台,随后各省招标进度加快,紧接着渠道会有一个补库存的过程,行业整体增速有望抬升。更有关注市场招标人士对目前各地进展进行了统计,预计7~9月基药招标有较大进展的省份是四川、福建、浙江等,非基药集采招标的有青海、宁夏、广东,其余如辽宁、黑龙江、云南等可能会视整体动向而动。

 

基本药物招标的乱局

 

广东基药招标不划分质量层次,“双信封”评审中,价格分占90%,质量分只占10%,导致原研药完全没有优势,外企只能放弃。

 

北京的基药招标政策区分质量层次,中标企业数量为最低价者及2家综合评分最高的企业,这种设计“颠覆”了2009年版基药目录的低价招标,外企原研药和高端仿制药都有较大机会中标。

 

3月13日,四川公布2014年退出全省基药采购的品种名单。康缘药业、云南白药、白云山、九芝堂、华北制药、科伦药业等均有品种不再参与2014年四川基药招标。

 

3月中旬,辽宁企业奥吉娜状告山东省卫生厅。奥吉娜认为,虽然山东对2014年基药招标制订了严格规则,但这些规则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阻止中小企业及外地企业进入山东基药市场。有业内人士指,山东的基药招标政策,对部分在某一领域有专长的中小企业并不公平。但从全国范围来看,基药招标制造的“不公平”却是一个广泛现象。

 

6月16日,安徽省医药集中采购平台挂出《关于屏蔽部分投标产品信息的通知》。这一《通知》一经挂出,就遭到了浙江震元、朗致集团、广州南新、常州方圆、四川奥邦、科瑞德制药、福建天健等药企的联合反对。卫计委在就此事件给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的回复中称,各地均实行以政府为主导,以省(区、市)为单位的药品集中采购。今年以来,一些省份先后启动了公立医院药品采购工作,充分吸收借鉴了基层药品采购经验和做法,具体采购实施方案应由各省(区、市)结合实际制定。

 

湖北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刘汉卿在财新网发表文章表示,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制度初衷是想通过批量采购、量价挂钩降低基本药物价格,为老百姓提供质优价廉的基本药物以减轻患者的药费负担。然而,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制度运行四年来,不仅未能达到预期效果,反而导致价格虚高和虚低并存,药物滥用极其严重,成为各省主管部门权力寻租的工具,广东基药腐败案只是冰山一角。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制度问题,建议取消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政策。

 

然而,中国人民大学医药卫生行业发展研究中心、中睿咨询首席专家徐东对于废止药品招标采购持不同意见:废除了招标采购,还能有其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吗?应该反对的是二次议价,二次议价是重走回头路,应该否定。另外,招标采购合理实现方式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如招标采购管理主体应该是谁,如何确定合理评价模型与机制,什么药品需要进行招标采购,如何推进采购实现,推动招标采购向招标采购实现过渡,如何防止地方保护主义的泛滥等。

 

 

本文编辑来源:

  • 医药经济报,基本药物招标推进或晚于预期河北模式备受关注

  • 21世纪经济报道,并购增厚医药股业绩 药品招标加剧行业分化

  • 21世纪经济报道,多公司品种退出四川招标 基药乱局:奥吉娜状告山东卫生厅

  • 无忧招标,2014各省药品招标进展及重点省标分析

  • 中国网财经,卫计委回应安徽基药招标争议

  • 第一财经日报,新基药招标大洗牌外企原研药市场继续萎缩

  • 财新网,基本药物当取消集中招标采购

  • 中睿医药评论,徐东:2014年度医改政策走向与产业宏观经营战略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