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论坛回顾

朱老师:中国医药创新与国际差距,令人震惊!

发布时间:2017-12-07 09:22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医药行业EMBA(ID:zhongruiconsulting)整理自老师在中睿第23届医药营销论坛上的演讲《中办、国办发<深改意见>解读与新药仿制药创新研发》,有删改

编辑:徐文豪(微信号:1945362742)

朱老师

很高兴今天(11月26日)来参加中睿医药营销论坛,实际上本人是很少参加营销论坛的。因为过往的营销论坛,大家谈论问题都是一些营销策略、营销技巧。但是时过境迁了,中国也就是仅仅在医药这个领域,经常谈营销不谈产品。营销是什么,营销一定要谈产品,如果大家的产品很抢手,还用得着去营销吗?比如苹果的产品,确实还需要一些,但是绝不是我们现在讨论的。苹果的产品,它的营销更主要的,是饥饿营销,让你买不到。华为可以卖到全球,而且海外都比较多。那么我们说稍微近一点的医药,医药营销实际同样如此,核心还是产品,关键还是看有没有关键的产品。

    

 

由于以往中国相对来说很多政策和策略,重点考虑的方向是不一样的,就像刚才徐老师也讲了,给外企的超国民待遇,超国民待遇的含义实际是什么?实际上超国民待遇,是给国内企业更多的机会,让国内药企看到那些产品是可以卖高价的,是可以垄断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国内药企都不做,那么后续想做可能机会都快没有了。当中国市场的主流产品,是以地标转国标,生化制剂、中药注射剂为主的,那么请问还会走多远?

论坛现场

刚才唐老师讲了,中国医药做强的一个障碍之一就是没有大的、有影响力的制药企业,试问它能有吗?当那些创新药能够赚大钱的时候,当我们的很多政策导向,使得我们的创新药并不能赚钱的时候,中国可能出现吗?所以我想毕局长上台这三年,中国政策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这段时间,包括两办的,也包括国办,包括局里的各种文件,三年总结起来不少于200份,仅仅10月份就有接近30个法规,包括征求意见稿出台。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再不改,恐怕真没有机会了。

 

 

本次论坛给我的题目是两办深改意见》的解读,但是我想稍微拓宽一点,因为这两办东西的解读,绝大部分指的是,换句话说,我们国内绝大部分的企业够不着,在座的很多企业根本够不着。除了一次性评价之外,其实它后续很多事情,都是要颠覆现在。

朱老师 

我讲这个题目,从药品政策变革的趋势以及变化背后的逻辑来看中国今后药品研发的路径,换句话说,企业今后想要再营销,现有手中的绝大部分产品,恐怕后续机会不多了。如果在10年之后、20年之后,企业仍然还想在医药这个领域,不用说成功,至少这个领域,企业能够比较自由地活着,那企业一定从后期的产品布局线开始。所以我想讲三个问题:现状分析、政策变革及趋势,最后给一点机会。

   

 

医药的目标是什么?如果企业目标是赚钱,但是当国家目标改变了,企业目标不围着国家目标转,企业能赚钱吗?中国这些年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凡是赚钱的,实际上都是春江水暖鸭先知,踩在了政策的点上或者是稍微预知。所以说在这个过程当中,第一,国家的目标是啥?便宜的、高质量的仿制药,中国现在有便宜的仿制药,但是没有高质量的,甚至中国没有仿制药。

论坛现场

仿制药的前提是什么?仿制药的国际名称叫generic drug,叫通用名药,通用名药有一个最基本的标准,一定跟原研做对比,我们企业做了吗?我们有多少企业做了?我们的3.1,我6年前就说,3.1一定会被取消。第二,要及时地、经济地获得当前最新最好的药,你看看我们销售的前五十名,有几个是最好的药?最好的药基本上都是外企,有几个是最新的药?没有最新的药。第三,要满足当前未满足的需求,大家的药是能满足未满足的需求吗?现在和未来未满足的需求是什么,大家了解吗?或者是在座的谁有这个气魄、这个情怀去解决这个未满足需求?

 

 

所以我认为在医药这个领域,我们现在可以说,在所有的其它领域,都可以达到和全球同步的中国消费,但在医药这个领域,我们没有。首先最新的药我们用不上,所以就催生了海外医疗旅游。因为我在搞投资,最近看到一个商业计划书,就是做这方面的,我才大吃一惊。2016年中国的海外医疗旅游已经超过150亿美元,这里有相当大一部分是海外用药。

论坛现场

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的仿制药是山寨的,等做完一次性评价,如果真按严格的标准,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我们在用着大量的国外不用的药,也就是国内很多人说的安全无效是好药,何况它并不安全,大家看看我们现在每年的药品不良反应事件就知道。另外创新的药,最近刚刚开了一个HPV二价的疫苗,在我们批前两个星期,美国已经宣布这个药已经退市了。因为现在主要用四价、五价,而后续还有在研发之中的九价、十一价。所以医药这个领域,我的结论是中国还没有完全中国消费,何谈中国制造?中国的医药出口大概400多亿,但是我们基本上是在哪个层面,连API都达不到,我们实际是中间体。

    

 

另外我们出口的一些中药的制剂在外面享受的不是医药的待遇,而是soup supplement,所以目前在全球市场上,几乎每一个领域都可以看到Made  in  China,至少是Manufacture in  China。但在国际制药领域的格局上,除了中国,还有能看到这样的字眼吗?那就更谈不上中国制造了。

论坛现场

2004年的时候,我在国际的一个论坛上说如果把医药创新比作是一个奥林匹克竞争,那竞争有领跑有并行跑、有跟着跑、有落后跑,另外还有场外跑。我认为我们的大部分药品实际上是在场外跑。这个事情我不止跟大家说,我跟一位委员长已经争论过几次,他们表面上没一个人能说过我,因为我所有东西都是数据,因为我是药渡的撰稿人,也是药渡的股东,还是药渡的战略总师。实际上今年毕局长给人大常委会的报告当中,主要观点,后期的数据都是我们药渡提供。

 

 

这是最近15年这几个国家批的一些药物数据。这里全球批了433个药物,我们中国批了133,大家说133不错了,我们可以看,由于时间比较长了,2001的20余个,我们批了18个,已经是generic(仿制药)了,我们基本都在前面。而我们真正从2010年以后批得非常少。在这一点上跟美国没法比,跟欧盟、日本都没法比。2016年居然是零,大家可能以为进口药一个不批,药企就活得滋润了,就发展了,大家可以想一下中国哪个领域不是先开放市场才获得发展的?

论坛咨询处

在这个过程之中什么叫领跑?这就给出数据了,我们只有在2014年批了两个,可以算是国际上没有吧,但也算不上领跑,就是西达本胺加上阿帕替尼,它首先批的亚型药,其它没有。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实际来说,我们虽然有一些,每年还有几个数据,当然很多是进口药,很多可能我们批了,国外并不被认可的药,因为我们当时国家1.1的药,就是我们国家创新药这个概念当时是有问题的,现在完全就改过来了。

 

在这个过程之中,跟随跑,你实际上就是后期做。就是在这个领域,实际上我们也是远远落后,至少比我们亚洲的邻居,大家可以看看日本。如果说中国的创新在一时半会还赶不上美国,我们现在不是宣称日本是衰败的十年吗?当这些数据给出的时候,因为很多人不是特别关注,大家就可以感到中国这些年和日本的距离不是赶上了,而是在很多领域距离在加大。后续你落后跑和me-too(编者注:利用已知药物的作用机制和构效关系,在分析其化学结构的基础上,设计合成该药物的衍生物、结构类似物和结构相关化合物,并通过系统的药理学研究,所产生的新药与已知药物比较,具有活性高或活性类似等特点的新药称为 “me-too”药(模仿药物)。如人体中的胃组胺受体一旦激动,就会分泌胃酸 。科学家因此发明了西米替丁,其阻断胃组胺受体,减少胃酸分泌,使溃疡逐渐愈合。此药一上市,就受到广泛追捧,科学家稍稍改变了西米替丁的化学结构 ,开发出了雷尼替丁、法莫替丁等胃药。这些后来的派生药,就被人称为“me-too”药。有别于完全照抄他人化学结构的“仿制药”),实际me-too我们跟日本,我们也远远落后。而且日本的me-too大部分是做到了me-too甚至是稍微好一点,我们的me-too,我就不往下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