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专家视点

杜臣:理解医药产业——转型、竞争和发展

发布时间:2014-10-24 10:23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作者简介:

杜臣,中国医药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医药工业事业部总经理。

 

----------------------------------------------------

 

理解医药产业——转型、竞争和发展

 

文/杜臣

 

中国医药产业目前正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

 

中国医药产业经过三十五年的发展,逐步摆脱计划经济的束缚,掀开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国有企业、上市企业群雄逐鹿的快速发展崭新的一页。在这三十五年的发展征程中,中国制药企业以平均高出中国经济平均增长率一倍多、全球医药产业三倍的速度快速发展,2013年销售收入总规模达到18275亿元,利润总额达到1839亿元,从2005年到2013年八年间销售收入增长了接近四倍,进入十亿以上规模俱乐部的制药企业也从2005年的47家增加到2013年的96家,进入的制药企业数量增长一倍以上,全民缺医少药的状况已经得到根本改善。

 

前三十五年的发展使中国制药企业由小到大,但是医药市场规模的增长、制药企业数量的增加并没有使中国制药企业由大转强,销售利润率还在10%左右徘徊,仅为跨国医药巨头销售利润率的一半左右,90%左右的市场区域覆盖仍在国内,真正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制药技术和产品的增长速度与规模增长的速度极不相称。我们前三十五年这样以规模导向谋求发展也许有其不可逾越的必然性和时代特色,今后继续这样是否还有前途?

 

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疾病谱的变化、竞争壁垒的提高、知识产权保护的加强、百姓对药品疗效和可导向需求的提高、新技术对各个产业的渗透,外资企业从高端处方药向原研药、非处方药推进,从在中国就地设厂到设立研发中心、临床研究,中国制药企业怎么办?我们过去的规模导向、仿制药导向是否必然会走向战略导向、专利药导向?如何培养我们与全球制药巨头竞争优势?产业政策、竞争环境、市场格局、内部资源的变化是否会引导中国制药企业主动推动这些变化?这是中国制药企业不得不做出的战略选择。

 

怎么转型?

 

主动适应产业政策和市场环境变化,实现战略、组织结构和管理方式转型。

 

长期以来,一些医药企业特别是原料药企业借助环保政策不严、不配套和地方政府追求GDP的弱点,排污治理不力,在处理污水污气噪音等环境污染方面投入不足,以此降低成本,产生利润以维持企业生存和发展,造成地下水、江河、空气污染严重,致使有的地方已经成为“不宜人类居住”的城市。李克强总理在达沃斯天津领军者年会中脱口而出“向污染宣战”,这是最清楚的产业信号。国家除落实已经出台的政策以外,还将出台配套措施。依靠排放污染得以生存和发展的医药企业必须转变经营方式,即使有较高的投入也应在所不惜。良知、法律、人性、发展都要求我们必须这样做。

 

商业贿赂。医药企业在药品购销中的商业贿赂现象已经成为百姓对医药企业不满的首要原因。这固然有环境、发展阶段、政策等深层次原因,但是一年来国家在打击医药企业商业贿赂方面的专业水准、力度和持续性、葛兰素史克等内外资企业的结局不能不让我们清醒。医药企业必须尽快醒来,营销模式的转型势在必行,必须将营销转向专业、品牌、产品创新等更具技术内涵方向。

 

假冒伪劣。长期以来,医药产业内部良莠不齐,特别是中药产业和保健品,投料以次充好、短斤少两、虚夸功能,给使用者和产业整体造成很大伤害。守法企业欲哭无泪,违法企业肆意横行。在新的社会发展形势面前,这些现象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战略、组织结构和管理方式能够在产业政策和市场环境变化前主动寻求变化。这需要远见、胆识和魄力。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产业环境的变化越来越快,变化的速度和频率是百年前、五十年前和三十年前创建和经营企业所不可比拟的,环境变化已经成为企业能否基业长青的又一道门槛,主动、正确变化者昌。

 

发展产品的能力。主动适应药品研发寻找新的化学分子式困难、周期长、费用多的现实,能够以最低的成本获取有潜力新药品并对经典药品进行二次和三次开发,不断应用新技术、新材料、新方法,综合整合技术、研发、营销和管理资源的企业将更有前途。

 

运营能力。利用有限的资源开发无限的市场、创造丰富的价值是中国制药企业最能做也是最薄弱的环节。目前,我们的质量管理能力、制造技术、人均市场份额和人均利润以及应收账款、存货和精益运营能力都与跨国医药巨头存在巨大差距,不弥补这一课,在环保成本快速升高、人工费用攀升、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下,我们就无法积累资金用于市场开发和产品研发。哪家企业率先解决了这些问题,将具有更持续的竞争优势。

 

市场拓展能力。一家企业的市场拓展能力不仅仅体现在多卖一些药品,还有培养大品种、支撑研发、考验运营能力的作用。当前和已经过去的三十多年中,中国制药企业往往过多的关注主流市场、大市场和显性潜力市场,造成市场竞争白热化、技巧化并带来严重的同质化,实质上是没有处理好市场与销售的关系,不愿“修渠”只想“挖井”。解决了这些问题,我们就可以走从普药到新药,从低附加值到高附加值的道路。

 

跨界整合资源的能力和应用新技术、新机会的能力。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特别是网络技术对制药产业的渗透,制药产业在面临诸多风险、困难的同时也带来诸多机会特别是跨界机会,如网络和IT技术、生物技术特别是基因技术、新材料技术、新制药设备和仪器给制药产业带来的机会;中药与化学药和生物制剂以及医疗器械、临床营养、心里引导等配合治疗带来的机会。谁认识到并掌握的了某项先机谁就可能率先推动产业革命并带来产业格局的调整。

 

带领团队凝心聚智的能力。在财富积累日益丰富、技术进步日新月异的今天,与开发新产品、拓展市场并攻城略地相比,企业凝心聚智的能力也许是制约企业发展的最高一道门槛。维持生活也许用不到,但是要想让企业基业长青并做出超越历史的业绩,凝心聚智是一定需要的。

 

恪守道德、遵守法规的品质。这是制药企业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快速发展的红线,许多潜质优异并有良好市场表现的制药企业就是跌跤在道德和法律这条红线前。前者损失的是品牌,后者损失的是资质。

 

传承能力。中国制药企业真正以企业的身份参与市场竞争不过三十几年,即使一些企业已经初步或较好的解决了前面七个问题,但是能否跨过传承这道门槛并解决企业实际控制人接班问题是判断这家企业是否是真正强的最后一个标准,否则前面的辉煌都不过是过眼烟云。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