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专家视点

程增江:话说新药研发管理

发布时间:2014-08-11 13:58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作者简介:

程增江,科贝源(北京)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同写意论坛”发起人,“同写意新药英才俱乐部”秘书长。

 

----------------------------------------------------

 

我一直思考新药研发管理这个问题,这里我把思考的一些心得也好,一些感受也罢分享给大家。

 

全球新药研发大家都面临这样一个困惑:知识性员工流动越来越活跃,国外很多博士都回国;资本市场越来越发达,有很多融资的渠道;基础研究越来越深入,政府支持力度越来越大,但是真正有价值的新药成果却是寥寥无几,这是一个现实。在座的各位都会想怎么做创新药,我跟亚宝王鹏博士聊的时候,他说他的梦想就是做成被国际主流市场认可的新药。当然也有让人振奋的消息,百济神州这样一个刚刚成立三年的企业,有两个新药项目被默克认可,最近有一篇文章在流传,就是据此说下一个中国首富可能诞生在医药行业。百济神州这么短的时间推出很多创新化合物,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经常思考。我听龚兆龙博士分析讲百济的成功首先源于一个好科学,好的科学肯定是一个根本,但是我认为好的管理也是不可缺少的。

 

新药研发离不开两个要素,那就是钱与技术。我们同写意论坛理事长朱迅老师经常提VIC模式,即资本、知识产权和CRO的结合,这个模式我认为非常高效。百家汇提出一个思路,在全球五大地区寻找孵化项目,有一个投资团队,有很多投资资本,在全球找IP,有30亿资金,建一个开放的研发平台,这其实是一个VIC的模式,资本、CRO和IP的模式,这个模式最后走成什么样子,我们拭目以待。

 

有一篇文章讲建一个平台是为了我要买的(build to buy),对于研发公司来讲就是我建这个就是要卖的(build to sell)。这些创新生物公司有灵活性和高效率,默克和百济合作就是最好案例。对于生物技术公司来讲也不是说我们把它卖掉就很好,能够控制自己命运还是很重要的,如果只是创造一个由大公司制定所有决策规则的财务工具,那么你不再拥有能够使自己前进的资源和能力。VIC的模式,其实就是资本、市场和技术的结合,做技术的朋友都提到融资难的问题,我跟投资人聊天他们都觉得找项目太难。在资本看来,这些创业者及这些生物公司多不靠谱,反过来技术人员说很多VIC不靠谱。

 

研发不差钱,我们同写意论坛中有几位就是做投资的,有瑞银资本,有开悟投资、海达投资等。他们说如果收购一个企业一个品种给你1%的佣金,到现在我一分钱没有挣过,因为没有找到。资本发现技术是蛮难的,我想到VIC中CRO的问题。大家都去骂富士康,血汗工厂,血汗工厂在管理上还是不错的。华大基因被指责是技术工厂,用大学生做技术工人,那又怎么了,人家是用20岁的人创造一个很不错的技术公司。有人说药明康德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骡子用,这个公司也很优秀,从2001年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上万人的团队。我想CRO管理上的竞争带来了优秀,尤其是合同外包这块竞争非常激烈,在竞争过程当中造成了优秀。

 

再说山东轩竹,这家公司大家看看它全是报的1.1类的品种,从2010年开始到今年年初的时候,大家看到是这么一串的受理情况,山东轩竹创始人是黄老板,以前也是做CRO,由于在研发管理上有经验,使得他推进项目有了今天的速度。我们合成外包、GLP试验,临床CRO竞争度相对较高。而对于我们仿制药和整合性研发竞争还不充分,有些单位管理非常好,但是大部分研发公司停留在生产队式的管理方式。基本上采取碰头会、周会或者看板管理的方式,流程化程度、信息化程度很低。对于一个非常粗狂竞争不激烈的领域,其实精细化的成本控制并不重要。

 

研发机构应该拼什么?本来我们这次请了海底捞的人来我们论坛讲的,因为他们安排不开没有来,我一是看了他们很多书,也跟海底捞的几个人做过访谈。海底捞大家都会觉得不错发展也很好,它的竞争力是什么?他们告诉我就是服务。他一讲完之后我明白了服务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他可以为了服务牺牲成本。我们冬天西瓜挺贵的,海底捞的水果是免费的,他为了突出他的服务,他要买最最甜的西瓜,为什么?要让你感觉到他服务不一样,我们节省成本的时候他免费赠送很多东西,所以今天我们一想到海底捞就想到微笑和一系列的服务,当他把服务做到极致的时候,海底捞成功了。于是我想我们研发机构拼什么?资金、人才、硬件、规模这些,到底拼什么?我思考一个叫做抢占先机争速度。我经常看到有转让国家大院大所的项目,国家九五的项目现在还在临床二期的阶段,15年之前做的事情它有没有吸引力,靶点早已陈旧了,20年专利到期了,我们开发这样品种的意义有多大?

 

对于仿制药而言,每一种花都有一个盛开的季节,第一朵花开的时候是报春花。现在樱桃是几百块钱一斤,再过几天是几块钱一斤,我们仿制药就是这样的。很多单位都想赶紧抢。我们很多人想飞,发现走路都走不快,更不用说跑了。为什么?国有体制下大院大所,教授们专业上存在局限,自由散漫的课题组式的管理。小型的研发公司能量有限,你想飞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大型的研发公司比如说默克等,他们有非常长的管理流程,这个就是为什么它要通过跟小的生物公司合作,通过并购获得新药。

 

现在好多公司无论是药企研发机构还是研究所都存在一个问题:发现做事太慢就加人,加人以后就乱,陷入这样一个忙乱的恶性循环。最后他们发现只好去找CRO,找CRO也遇到问题,第一CRO比自己做贵,第二发现好多CRO也不靠谱。我就碰到无数个老板都提到这样一个概念,说我不缺思路我就缺执行。没有执行力你只有干着急。百济神州的老板是原来宝诺的CEO,而宝诺做外包服务的,因为做外包服务有严格时间结点的要求,因此他在经营项目时自然而言对于速度和效率有很高的要求。对于研发机构来讲一定要争速度,争速度的时候你一定要具备CRO的能力,CRO要按照合同办事情的,但是我们好多研发单位是按照计划办事情,不断调整计划,然后就发现永远是老板着急。

 

我碰到有的药企,作为甲方他说我只要时间,他为了保证这个时间会先把钱给你,但是相反也有好多甲方担心CRO做不好,于是钱我先欠着你的,结果是给他一个概念你欠我也欠,反正钱不到位急什么。要么具备CRO的能力,要么具备优质的CRO的伙伴,或者你具备CRO的特质,这时候你执行力就上来了。为了提升执行力需要到行业外学习,因为我们药品研发行业竞争非常不充分,尽管很累但是效率不够高。朱光辉老师推荐一本书《要向解放军学习》,我本人穿了20年军装,我认为部队就是强调执行力。还有一个把行业外优秀的管理借鉴到我们研发行业来的话对我们提升会很大。

 

研发机构的执行力,就得说不同的生存方式,对于圈养下的大学院所是很难有执行力的。对于民营研发,要想能够活下来必须有速度,否则就没有吃的了。“海龟”团队有百济这种“美洲豹”,也有非常窄一个专业里面的、可能做不起来一个研发系统。我们看一个研发机构的时候我觉得要看它是什么风格,有些属于实力派,有的属于公关派,还有一些专长是商业实力,就说我能够搞定上市公司的老板,还有一种偶像派的,就是公司里面挂着一堆的名人。

 

要做好新药研发我想非常重要的是要有一个灵魂人物,也即是领军人物,这个太重要了。上次协和的李舜伟教授在同写意讲到,脑中风这个领域里面,过去的若干年里面全球有至少50个数千病例的临床实验,进入到三期全部以失败告终,治疗脑缺血、脑中风这些药物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如果我们这个领域杀出一个新药真的能够解决问题,我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乔布斯的智商。新药研发确实呼唤领袖,这个领袖就是做电影的制片人,我觉得更多是有投资的眼光。

 

要做好新药研发除了领袖、除了制片之外很重要一个角色就是导演:我们看电影的时候往往不知道制片人,但是我们会知道导演是谁。可见导演太重要了。一将难求,这个将就是导演,海底捞开多少家店不在于需要多少钱,而是在于找到多少个店长。我们新药研发最重要你研发总监你导演水平有多高。现在大部分研发总监都是技术出身的,所以说我们这次很多题目是从技术到管理的问题,上次我听了朱光辉老师的技术到管理之后第三次请他到我们论坛来。我们很多技术人员有专业认知但有时候认死理,沟通艺术很差,以至于经常会说老板你这个不对、你不懂技术,这句话老板听了会一愣,弄得老板很不舒服。我碰到好几个公司老板跟我讲,他们研发总监他跟说事情就告诉你王总你那个不行,然后画一个句号。他不会展开说这个我认为不行但是还有几种可能性。从CEO的角度做CSO的事会有不一致的做法,所以我请姒亭佑博士讲这个问题。实际上也是带了很多老板的期望安排的这么一个内容,就是让作为我们导演的研发总监和制片人的老板有更好的沟通和互动。

 

R(research)和D(development)我一直讲是分别管理的,一个新药研发不同的阶段需要不同的思维方式,需要不同的管理方式。对于R强烈依赖创新小组的知识和智慧,这个小组很重要,其实小组需要几个有决策能力的人就可以了。对于D开发这一段强烈依赖流程,所以向解放军学习很必要。新药研发就是要分执行和设计这两块。

 

用人方面我自己个人的体会,一种用现成有经验的,一种是用有非常快的学习能力领悟能力的。对应届生是很头疼的事情,应届生属于投资收益比最低的。熟练的技术人员每个单位都是缺乏的,就必须培养人。对于员工是专业化培养还是全面培养?为什么部队要经常地拉练?我们现在研发机构基本靠师徒传承没有集中培训,这是一个很大缺陷。所以我们科贝源就在这个方面建立学校,海底捞有海底捞大学,如果没有海底捞大学怎么在非常短的时间补充那么多新员工,而且海底捞的人工流动肯定很大。在培训的时候对于技术员尤其是做质量研究的,我想关键是容量操作,容量操作就是洗、称、量、配、算五个字,到我们科贝源学校来的人头一个星期就练容量操作。

 

这几年新药研发既冷又热。冷,特别是中药临床的申请,批准数量在逐年下降,到了2013年的时候只有11个中药6类获得临床资格,6类中药生产申请的受理与批准情况也是这样的。一类中药这几年都没有批临床的了,一类化药可以看到2013年批了两个,2012年批了9个,我想随着我们报的增多,今后可能这一块会增加。

 

还有个冷就是我们现在冷审评,像过去的冷战,冷战就会我不理你,审评也是我不理你。有人统计一下,2013年排到最后的品种按照现在审评速度需要八年之后开始审评,推测到2018年申报的品种需要等20年才能够等到审批,今年两会对这个问题呼声非常强烈,或许做一些新的调整。

 

2013年全国总共批了416个受理号,换成品种有两三百个品种,四千多家药厂两三百个品种,僧多粥少啊,只要是生产批件转让一定是很好价钱。

 

下面说说热。我去看过很多的研究所,发现很多企业在建大研究所,像科伦、正大天晴都是朝几百上千人的团队规模建设,一栋一栋研发大楼都在建设,一方面是冷审评,一方面却是研发热,无论是创新还是仿制。对于大企业来讲六类布局已经完成,三类专利甚至报到2026年,为了抢前3-5家,地毯式的搜集品种。

 

替格瑞洛2010年EMA批准了,2019年化合物、2021年晶型专利到期,这个项目有一定技术壁垒开始报的不是很多,但到2015年到2016年一定有很多家申报这个品种。

 

话说中国式的新药研发。一个叫做肝素钠封管注射液的品种批了一个独家,就是个小规格的肝素注射液,这个品种在销售上很有看点。左旋奥拉西坦有厂家2013年3月报上去,当年10月就批临床了,可是同期申报的奥拉西坦注射液还在遥遥无期地等排队。按1.6类报的左旋奥拉西坦申报会很快大大快于6类奥拉西坦的仿制,这个就是中国式的新药研发。莫西沙星氯化钠这个品种专利2020年7月才到期,而这个品种又是大品种,开发的机会呢?第一把氯化钠注射液专利无效掉,第二是改葡萄糖注射液,第三做小水针。这三条路都有人走了,审评中心对于这个品种给了极大的机会,我在猜想CDE认为这个品种是临床急需的品种,对于葡萄糖输液尽管不稳定但是没有退审,对于氯化钠你把拜耳专利无效的话可以优先审评。然后小水针已经放行批产了,葡萄糖输液不稳定谁都知道,文件说你可以改报氯化钠注射液,可以把葡萄糖输液审评排队的号给氯化钠。我查过2007-2014年化药独家受理共1479条,这么多的独家既说明了机会,也意味着很风险。

 

合作方管理的确不同人合作的方式不一样。甲方在选择研究所时要考虑研发资源现实,在中国这块就这么多资源,很挑的话你找不到乙方,不挑的话你可能到稀里糊涂做死了。审评政策一直处在不稳定的状态,积压了那么多品种,集中审评还有多久?我分析了下基本三年一个政策周期,1999-2002年是老二类(现在的化药3类)火,2002-2005是仿制改剂型的三年,2010-2013年是6类和3类化药又一轮的热潮,2014年又到一个新的整理阶段了,今明两年化药3类会有个大拼杀。

 

本文系作者在同写意论坛第32期活动上的发言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