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论坛回顾

【基药与低价药研讨会回顾】徐东:低价药政策下产业机会与产业战略选择

发布时间:2014-08-11 15:51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6月29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医药卫生行业发展研究中心与北京中睿信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基本药物及低价药政策与营销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医药卫生行业发展研究中心、中睿咨询首席专家徐东就“低价、基本药物政策下产业机会与产业战略选择”这一主题发言时,对低价药发表了独家见解。

 

首先,徐东明确,低价药物通过价格的回调,给了生产商生产供应的积极性,给了终端使用单位使用的积极性,同时又取代了高价药物滥用。所以,低价药物的诞生提高了卫生资源的使用效率,是在解决医改第三个层面的问题,即优化资源配置。

 

接下来,徐东对低价药物的政策发展方向进行了详细的梳理与讲解。

 

徐东明确,国家的规制建设一般经过三段论的发展模式:第一阶段是意见或建议阶段,第二阶段是办法阶段,第三阶段是规范阶段。制度发展到第三阶段的时候才会最终明朗。

  • 建议阶段:国家只是出一些宏观原则,没有特别明确的方向该阶段的政策一般都是提核心要求,没有具体的操作要求,要求与鼓励各省在不违反核心原则的范围内广泛试点,然后进行广泛的探索模式;

  • 办法阶段:经过一轮或两轮全国或部分省份广泛试点,总结试点经验,形成一种可执行的方案,是探索标准的形成阶段。该阶段政策除了原则还包括一些方向性的操作方案,但是不细化;

  • 规范阶段:经过1-2轮试点,总结经验,相关政策开始细化标准,并成为规范。

 

低价药物政策尚处于规制建设的初级阶段,政策的不明朗也是必然的!徐东强调,从不明朗的政策中看到真正明朗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徐东进一步明确了对低价药物政策的五点认知。

 

低价药物政策认知一:省级可否限制低价药物剂型?

限制剂型选择的机制来自三个方面:政府的选择、终端的选择、配送的选择。

政府限定剂型有两种方式:目录选择和标的选择,目前只是确定了在目录设定中不限定剂型,而标的限与不限是省级来决定的;对于终端而言二级以上的医院在准入与使用方面对剂型也会有所选择;配送商出于对成本和规模的考虑,也会对剂型有所选择。

 

低价药物政策认知二:采购实现形式

公立医院的采购模式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采购模式是不同的:公立医院采用医院直接与挂网企业议价成交,采用即时结算的模式;而在基层,低价药实行以省为单位的集中采购,采用集中支付货款的模式进行结算。

 

低价药物政策认知三:是否限定准入企业数量

政策规定:不应限定挂网生产企业数量!这句话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前缀:凡是符合资质条件并通过审核生产配送企业均可挂网。徐东强调,无论如何不可忽视这个前缀,这才是真正需要关注的重点!

 

低价药物政策认知四:完善退出机制

在退出机制中,明确强调:结合诚信记录和市场清退制度建立退出机制。退出机制有如下几种:对釆购过程中提供虚假证明文件;蓄意抬高价格或恶意压低价格;中标后拒不签订合同;供应质量不达标的药品;未按合同规定及时配送供货;向采购机构、医疗机构和个人进行贿赂或变相贿赂的生产配送企业,取消其挂网资格;挂网超过一定时间(各省自行确定)成交记录为零的,也可考虑取消其挂网资格。

 

低价药物政策认知五:省级可否限制低价药物价格?

徐东认为,必须限定价格。低价药政策给予药品价格回调的想象空间是巨大的,可实施空间是狭小的。低价药清单只是取消了原来制定的最高零售限价模式,但并不代表就没有了限价机制,下一步将采用社会方式来执行限价。

 

接下来,徐东介绍了低价药与基本药物带来的产业机会与危机。

 

徐东明确:低价药物政策的出台,对两个领域的产品是高度利好:产品独家的基药和非独家产品的基药。对剂型独家与规格独家的基药均产生重大冲击。

 

低价药物政策对基层医疗市场影响较大。在基层能成为低价药的产品一定是经典的老产品,经典老产品价格的回调导致生产、供应、促销都有费用空间的时候,在基层会产生强有力的竞争,基层医疗市场的用药结构会发生巨大变化。二级以执行公立医院改革的医院,对药品加成的依存度下降,政策的冲击会使整个体系发生变化,而对于不执行公立医院改革的医院,该政策的冲击是有限的。对个体影响相对较小,对零售市场是没有影响的。

 

徐东明确,低价药物的定价方面,不再用政府这双“看得见的手”来制定价格,而是采用“看不见的手”管理价格。“看不见的手”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医疗机构历史价格、零售市场价格、医保支付模式与医保接受度、其他企业竞争价格策略、消费者接受度、医疗机构补充机制建立情况。

 

对于低价药价格调整策略,徐东认为,维持原价格水平、有限回调模式和中等价格水平的回调是占市场主导地位的三种价格调整策略,企业需要根据自身产品的分析,合理选择价格调整策略。

 

接下来,徐东讲解了低价药物与基本药物的营销模式。

 

徐东指出,低价药物与基本药物在基层基本采用四种营销模式。

  1. 终端代理模式:该模式是大部分企业采取的营销模式,适合独特性产品数量不多并且产品在基层销售规模有限的企业;

  2. 终端自营模式:该模式对企业要求较高,企业要具备如下特征才可以支撑其自营团队的建设:有多个基药独特性产品、具备合理空间、具备一定规模、具备商务管理能力;

  3. 配送环节商业分销:适合空间小的产品,大部分企业也可以实现,该模式可以通过环节模式实现终端销量;

  4. 无分销模式:适合于无空间的产品,对销量没有过多的期望,只是切分存量市场,属于短周期经营行为。

 

徐东认为,混合模式是最合理的营销模式,有基础的省份,可以考虑建立自己的终端团队,没有基础的省份可以充分放出去,采用终端代理或者配送商环节分销等模式。营销模式的选择主要取决于试销产品的数量、试销产品的空间和企业的战略。

 

最后,徐东介绍了五种未来工业企业的终端开发模式:全面自主开发模式、有选择自主开发模式、有选择自主开发+有选择地区工商战略合作模式、有选择自主开发+其余地区全面工商战略合作模式、全面工商战略合作模式。徐东认为,对中国大多数民族医药工业而言,中间三种战略发展模式是比较合理的。

 

本文根据现场发言编撰而成,未经徐东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