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研究industry research

010-58818982

专家视点

赵铤:普药复兴 在路上

发布时间:2014-07-25 15:21来源:中睿信康管理咨询

引:

 

对医药行业来说,政策的大方向在第一季度里已然明了:李克强总理在政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坚定不移推进医改,用中国式办法解决好这个世界性难题”,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更明确今年要“注重发挥市场作用,实行医疗、医保、医药三联动,……推动医改向纵深发展”;对医药企业来说,面临行业变革的各项应对工作或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的四分之三年里如何奋战,才能顺利迈过各个分水岭,稳步走向平坦发展之路?

 

中睿咨询近期将邀请数位在医药行业身经百战、沉浮历练多年的企业在职高管,分享他们对于行业现状的分析与认识,以及他们应对的策略和实战经验,也期望更多的行业人士能够通过中睿这个平台交流碰撞出新的火花与思路!

 

-------------------------------------

 

 

作者简介

赵铤,1970年出生,1990年参加工作,一直就职于医药行业,从事药品销售工作。历任地区经理、省区经理、大区经理,现任山东方明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制剂销售总监。

 

----------------------------------

 

             普药复兴 在路上

 

文/赵铤

 

说来很有意思,在中国的相关法规中,是有新药而没有普药这个词的。如在2007年10月1日颁发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新药系指未曾在中国境内上市销售的药品。对已上市药品改变剂型、改变给药途径、增加新适应症的药品,不属于新药”。如此说来,新药在庞大的药品群体中的数量本应该是凤毛麟角,可是市场上似乎又不这么看。环顾左右,我们身边的营销人,赫然已经分为两类。即从事新药销售和从事普药销售的人。并且从事新药销售的人和他们销售的药品又似乎远远超过了普药的规模,这是为什么呢?

 

实际上,在中国药品营销史上,本来是没有新、普药区别的,可自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部分合资企业开始用学术推广来销售药品之时,才有了第一次分野。渐渐的学术推广被一些内资企业不断模仿又不断“创新”(改剂型、改规格、单独定价、进医保),最后学术推广变成了复杂的“临床推广”,新、普药也渐渐变成了两个阵营。

 

就现实来说,凡是必须把营销链条沿伸到“控制医生”这个环节才能销售的叫做新药,反之就叫普药。有趣的是,就如人喜新厌旧一样,医药市场也在重复这个规律。无论是生产者、经营者、从业者、医生都无一例外的喜欢上了新药,在此情势下,在近十年间,普药企业的营销每况愈下,一些以普药生产和销售为主的企业纷纷陷入了营销困局,出现在医药生产百强榜尤其是利润榜上的名单被不断的翻新,新药新贵排名不断上升,昔日被誉为“抗生素四大家族”的华药、哈药、石药、鲁抗都已渐渐的淡出榜外。

 

仔细思量以上现象,这是正常的吗?

难道中国人得的都是疑难杂症,非新药不可治吗?

难道那些制造基础扎实,管理严格、技术力量雄厚但以普药居多的如华药之流的企业必须沉沦乃至消亡吗?

难道那些价廉物美的经典名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吗?

 

当然不是,当然不能!可是在市场集体逐利又价值观极度扭曲的今天,说以上结论、说普药复兴,是不是痴人说梦呢?如果对已经发布的《基本药物制度》及相关动态进行一下认真的研究,就可以在这里做一个预言,普药复兴已经为期不远了。

 

2009年8月18日卫生部等九部委发布了《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意见》,这个包含目录制定、生产供应、采购配送、合理使用、价格管理、支付报销、质量监管、监测评价等多个管理环节的制度实施五年以来,这个以普药为代表的药品群体,已经悄然实现了从“基药冷”到“基药热”的市场地位的转换。

 

去年末各种研讨会上,不少学者推测2013年基药规模达到3600亿,我对这个数字有些质疑,因为从各省发布的官方数据来看,在基药执行较好的山东省2013年也不过80亿左右,其它各省30-50亿不等,按平均每省40亿总体推算下来,政府办纯基层医疗机构消耗基药达1200亿/年以上没有问题,加上非基层医疗机构消耗的基药一起,达到2000亿-2500亿之间是比较接近真实的。

 

但话说回来,2000亿也好,3600亿也好,都代表的是一个趋势,那就是以基本药物为代表的普药产品正走在复兴之路上。但是,由于我国基本药物制度实行较晚,相关的配套政策,如招投标政策、支付保障、目录增补管理都还有美中不足之处,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基本药物的发展速度。但很显然政府已对上述不足之处作出了一些有效的应对,试列几点,以为佐证:

 

第一、以安徽模式为代表的唯低价招标正在得到普遍优化。

 

在2010-2013年四年间,全国各省份的基药招标,基本上是以安徽模式的双信封且唯低价、独家中标这个模式执行的。这个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唯低价是取,因此大面积造成了中标产品倒挂。如华北药厂80万单位的青霉素在广西的中标价为0.18元/支,当我有一次和已经退休的华北药厂总经理、现中国医药工业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刘寿林先生谈及此事时,这位老者气愤难当的说:我主导青霉素生产这么多年,青霉素的生产成本就从没低于过0.26元/支。可以想象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带量采购必将成为泡影。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倒不是政府不带量采购,而是众多的倒挂药品不能正常供应所至。

 

所幸的是进入2014年,不少省份如山东、安徽、湖南、宁夏又发布了新一轮的基药招标方案。在这些新方案中都无一例外的出现了这么几个特点:

1、都增加了廉价药目录,这个目录的产品只招技术标,不再招商务标。而且据我考证,这些产品给定的价格都在合理区间,基本不会产生倒挂,有的还可以“喜出望外”,这就确保这些产品在未来的供应过程中具备了基本的生产、配送条件,完全可以促进普药开发形成长效机制,因此说这是对安徽模式最好的修正。

2、由独家中标,理性的改为两家或两家以上中标。如山东的技术标第一中一个,最低价中一个;安徽正在研究的分质量层次各中一个。这个改革也是好的,因为毕竟一个省的采购体量,如果单凭最低价中标,如果那个小厂年产不足2000万,而此药又用量巨大,的确是个矛盾。

3、企业的投标价格已经趋于理性,是因为上一轮中,低价投标的都吃尽了苦头,亏损、配送率不足威胁新一轮招标的两把枷锁使生产企业不得不在报价时转换了策略,这是一种新的进步。因此说,上述三点改观在下一轮基药使用过程中将极大的推动规模的增长。

 

第二、支付保障将全面得到完善。

 

在上一轮基药招标中,虽然规定了政府建立统一支付平台,实现60天集中支付。但在实际执行中,不少省份说囿于财力所限建不起,其实是想持观望状态,最终没能完全实现。

 

但时隔四年,基本药特制度,由当初的试探性执行已经俨然成为我国实现全民医保的基本途径。2013年2月10日,国办发〔2013〕14号《关于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的意见》中关于“完善稳定长效的多渠道补偿机制”给观望省份的观望行为又一次划上了休止符。如果支付问题,得到全面解决,给基药执行将提供无限动力。

 

第三、基本药物增补将得到全面规范。

 

其实说起基药热,还有个具体的三分三解,真正热的不是所有的基药,而是基药里的“新药”,不能不说,我国相关政府部门领导是充满智慧的。国家出台基本药物政策,你横挑鼻子竖挑眼,说307个品种少,我从了你,给你增加到520。可我说让你增补时做好回头看,你竟敢在一个省的增补目录中加进100个独家品种。可你不知天理昭彰,作恶必报,本届政府已经不是轻易能挑战的政府。

 

最近第一财经日报所报道的广东省基药处伍新民,广东一品红、广东三信的某些大老板地你懂得的那些事,让我们看到了真相。也许这只是一个开始,是第一起因为基药增补翻出的案子,是一个省里的事,那其它省呢?国家520目录里的独家基药是怎么进去的呢?不能不让人产生无限遐想。但总的来说,这是纯化基本药物制度的开始,这是以普药为代表的基药价值发现的开始,这是一些可卖可不卖、可用可不用的一些所谓的“新药”式基药消亡的开始。

 

如果说把新药和普药当做两股对抗的势力,一定要此消彼长。无疑现在新药的势力强一些,因为很多新药卖得好的经理、老板,作为利税大户,都当上了政协代表,他们可以影响顶层设计,他们可以说招标无用论,他们批评新药审批太慢,可是他们忘记了郑筱萸之痛。他们错把新药的市场价值当作医学价值去追逐,实际上他们追逐的是新药在招标过程中所获得的市场保护的那层外衣。人类需要新药研发,是因为无数新的疾病等待科技进步以后来消灭,但我们需要的是治疗新适应症、疑难杂症、受技术所限暂时不能治愈之顽症的新药,不需要只作为赢利工具的换汤不换药之“新药”。

 

如果说把遏制医药购销之中的不正之风、快速实现临床系统中以普药为主流的合理用药作为正道,把不合理的质量层次划分、基药增补中的种种怪象、带金销售当作邪道,无疑普药的势力强一些,因为人民需要一个合理、安全的用药环境,更别说邪不压正的普世价值。

 

如果你觉得制度是制度,执行是执行。中国的很多事不缺少制度,唯缺少执行。那很好,本月28日的一则新闻,国家食药监管总局和公安部联合发布,中国将成立一支“食药警察”队伍,届时,将对医药购销领域中的违法现象,从行政处罚上升到刑事处罚。如果这一切让我们获得一丝丝清醒,那么我们可能会意识到普药复兴之路已经铺就,尽管今天还有些人声寂寥,但我相信明天必将熙熙攘攘!